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审计专栏 > 理论探索

浅析住房公积金制度扩面的必要性

发布日期:2021-01-13 16:00:13   作者:苏琳    来源:资环科     阅读: 次    字体: [大] [中] [小]

住房公积金是指国家机关、国有企业、城镇集体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城镇私营企业及其他城镇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在职职工缴存的长期住房储金。住房公积金制度自1994年开始执行,迄今已有26年之久,使用住房公积金政策已成为职工购房的重要选择之一。但仍有多数私营企业及灵活就业等城镇职工徘徊制度之外,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虽然努力在推进扩面工作,但效果并不明显。

一、住房公积金制度实行现状

(一)住房公积金归集面较窄,“马太效益”明显

1、多数职工未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保障范围

数据表明,住房公积金归集面仅在20%左右。缴存群体结构不合理,仍以国家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为主,非公企业占极小份额。住房公积金制度已形成了少数人的“福利”,影响了基金壮大和制度效应。

2、职工缴存额度的差异明显

制度规定,职工和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均不得低于职工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的5%,原则上不高于12%,同时制定了住房公积金缴存最高限额,但由于最低缴存额有的不足百元,与最高缴存额度差距仍然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因缴存差距较大而形成的“马太效应”逾来逾明显,对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发展极为不利,不应被忽视。

(三)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具有随意性

制度规定,新设立的单位应当自设立之日起30日办理住房公积金缴存登记;单位录用职工的,应当自录用之日起30日内办理缴存登记。但企业不缴、欠缴、缓缴、停缴现象普遍。有的企业职工缴存仅仅满足于取得贷款资格,往往是按照需归还贷款金额的要求缴纳住房公积金,待贷款还清后即放弃缴纳住房公积金,失去了住房公积金长期住房储金的意义。

(四)住房公积金归集扩面力度不够

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制定了住房公积金缴存率、缴存额增长率标准值等年度业务管理工作考核指标,但不少地方缴存情况低于标准值。根据某地新市民住房问题专题调研报告数据显示,新市市民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仅为10%左右,灵活就业人员缴纳住房公积金寥寥无几。

二、原因分析

(一)客观原因导致部分企业单位忽视制度执行

按规定标准为职工缴存住房公积金必然加大企业成本,增加企业负担。企业经营存在非持续性或效益不佳,没有可能、能力为职工长期稳定缴纳住房公积金。企业职工变动较大,企业一方面面临增加企业成本为职工缴纳住房公积金,另一方面又面临职工流失的风险,影响了企业负责人为职工缴存住房公积金主动性和积极性。相对于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其他社会基本保障制度,住房公积金制度往往被视为较高层次的社会保障,有的企业能够按规定为职工缴纳医疗及养老基本保险,但不会为职工办理缴纳住房公积金。

(二)住房公积金制度约束性不强

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历年将扩大制度覆盖面作为年度任务之一,但也仅限于政策宣传,对不缴纳住房公积金的企事业单位较少进行处理处罚。

(三)住房公积金制度与现行政策存在冲突

有的城市公租房供应充沛,有条件满足企业外来职工和本地无房职工的住房需求,而有的城市不能为引进企业解决职工住房问题,若进一步要求为职工缴存住房公积金,多数企业将不会接受。同时,现阶段若要求企业单位按规定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也与疫情期间对企业税费减征缓征政策不甚相符。

三、住房公积金扩面工作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

(一)体现社会公平的必然要求

住房公积金缴存的差距,本质上是收入差距。收入高的职工因为住房公积金积累多,改善住房条件的能力也强,即使不使用住房公积金政策购置房屋,退休后也能拿到一笔丰厚的资金;收入低的职工,因为积累的资金少,使用住房公积金政策购置房屋的机会也少,相反不动用的住房公积金却客观上帮助了使用住房公积金购置住房的高收入人群。住房公积金制度初衷本应满足广大职工基本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提高职工解决住房能力,却相反产生了“二次分配”不公问题,需得到改变。

(二)坚守住房公积金制度初衷的必然选择

1994年,国务院出台《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建立起了住房公积金制度,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范围是“所有行政和企事业单位及其职工”。2016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的通知》,要求推进扩大住房公积金缴存面,将农业转移人员纳入覆盖范围,鼓励个体工商户和自由职业者缴存。然而现有数据表明,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范围的依然是制度建立之初的群体,非公人员多数仍徘徊在住房公积金制度之外。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面低,扩面工作难已成为了住房公积金生存与发展的瓶颈。将更多的职工纳入归集范围将是住房公积金制度发展壮大的目标和任务,普惠性应是最终方向。

(三)非公单位职工的基本要求和新市民的现实需求

我国现行住房保障制度有公租房(即廉租房)、住房公积金、经济适用房等,公租房、经济适用房是针对特定居住困难人群的一项社会保障制度安排,属于社会救助范围,保障群体占比较小。绝大多数职工仍需通过个人能力解决住房问题。既然非公单位同样是住房公积金制度保障对象,就不应将非公单位职工排除在外,否则就违背了社会保障制度的“普惠性”原则。城镇化是经济发展的结果,新市民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和内在动力,只有将他们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范围,提高其购房消费能力,才能为房地产健康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四)规避社会风险的必然要求

住房公积金制度实行以来,一直存在住房公积金覆盖面不高、缴存额存在差异等,随着时间推移,住房公积金“马太效益”必然加剧社会矛盾,应扩大范围、缩小差距,规避风险。

四、建议

(一)科学引导,加大宣传力度。短期内将私营企业或灵活就业人员全部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缴存范围,拉近缴存额度难以实现,但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可通过职代会、工会等合法途径,增加职工的维权意识,主动要求,积极争取。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要加大政策宣传力度,增强非公企业负责人按规定为职工缴存住房公积金意识,自觉主动为职工缴纳住房公积金。

(二)重点关注,加大检查力度。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应有选择地到所在区域非公企业,对纳税情况较好或广告宣传力度较大的企业应重点关注,对有能力按规定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的企业,一是检查其是否按规定缴纳了住房公积金,二是检查其是否按职工的真实工资基数缴纳住房公积金。对检查有问题的企业应进行跟踪督促,限时为职工缴纳住房公积金,切实维护职工利益,真正体现住房公积金政策“普惠性”社会保障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