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审计专栏 > 审计文化

小城审计风云

发布日期:2020-01-14 10:50:03   作者:殷海荣    来源:经责局    阅读: 次   字体:[大] [中] [小]

第一章  

春雨下了一整晚,清晨骑自行车上班的路上,路面却没有想象的潮湿或积水,随雨水一起飘落的树叶随性潇洒地遍布在马路各处,在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中间不停地翻飞穿梭,仿佛要任意地享受这生命最后时刻的惬意和狂放。

张灵熙迎着春风,脚踩着自行车,和往常一样,缓慢地骑向她目前工作的地点。她的工作地点经常不停的变换,由工作任务而定。最近一段时间,她被安排在一家国有独资公司负责这个公司现任董事长的经济责任审计,恰好,公司离她家不远,久未启用的多年前买的二手自行车又重新派上了用场,虽然车胎瘪瘪的,充足了气还是可以正常运转的。

来这个公司审计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对这个公司的情况也基本上掌握的差不多了,审计的任务也在按部就班的一项项完成,和被审计单位的人打交道也还算比较顺利,想要的资料基本都能及时的调取过来,原本打算两个月内结束现场实施,在昨晚之前,对按时按质完成任务,张灵熙还是比较乐观的,但现在她有些踌躇了,遇到了一些事和一些人,让她莫名的感到了焦虑,但同时又隐约的让她有一点兴奋。因为满怀心思,到了被审计单位门口了,被单位的同事叫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找个位置停放自行车,锁上车锁。

“张科长,早上好!”年轻的同事小军来到她旁边,微笑着招呼她。“哦,小军,早”她这才回过神来,匆忙回应。

“张科长,吃过早饭了吗?我去买给您带点?”“不用了,我在家吃过了,你去吧。”“哎,好,那您先上去吧,我马上就来。”意味深长地凝视着活泼的年轻同事轻快地背影,过了一会,张灵熙转身往公司大门走去。


第二章

张灵熙来到位于公司六层的会议室,是专门安排的一间用于此次审计的地方,审计组共有6人,会议室虽不算大,却也整洁明亮,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上摆满了审计资料,有堆放整齐的项目档案,也有叠成一列的会计凭证。桌子一角还有一台打印复印一体机,这是在刚来时就配上的,方便审计取证收集材料。六个人平时就围坐在会议桌边各司其职,大部分时间都伏案工作,不是在电脑上汇总数据,就是埋头翻看所需的资料。

今天,张灵熙来得比较早,其他人都还未到,她坐进办公椅里,整理思绪,在考虑今天是否需要各个小组汇报一下工作进展和审计成果。

不一会儿,小军吃完早饭就来了,打开电脑,一通泡茶倒水后,赶紧在正对着张科长的自己的位置坐下,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小军,最近都来得特别早,工作热情很高啊!”张灵熙调侃他道。

小军皱着眉头苦笑道:“对企业的账接触的不多,感觉有很多需要学习的,所以要抓紧点,免得拖组里后腿,到时候不懂的再向您请教啊!”,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昨天调过来的档案资料翻看着。

小军参加公务员考试进入审计队伍才三年时间,一直就在张灵熙这个科室,之前多参与一些行政事业单位的审计项目,但他是名校财会专业毕业,有较好的理论基础,而且三年时间的相处,张灵熙对小军的人品、工作的态度也十分欣赏。这次来这个大型国有企业审计,不仅看中他的专业水平,也是对他个人能力的信任,张灵熙特地安排了其中的一个子公司让他负责。从他这一个月的表现来看,还是比较得力的,中间有过交流,张灵熙觉得他基本上能够抓住审计重点,在年轻人中算悟性比较高的,也比较刻苦爱学。目前来看也发现了一些子公司在对外投资及工程项目中的问题。

张灵熙看着小军严肃而沉静的神情,想开口试探问他现在有什么新进展,但似乎没想好问法,犹自迟疑着。

这时,审计组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来了,互相问候了以后,都各自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了。每个人都一会看看电脑,一会翻翻资料,做着笔记,会议室里一段时间只听见敲打键盘和翻阅资料的细微声响。

被审计单位的一组人员的到来打破了会议室的宁静,是小军负责的下属公司的负责人领着财务室的几个人过来了,手上拧着小军要求提供的资料,说说笑笑地来到审计组中间。

“张科长,各位审计组的领导,你们辛苦了,我们严格按小军同志的指示送资料来了。”下属公司的负责人齐阚带着一点调侃意味的寒暄道。

张科长站起身,客气道:齐总怎么还亲自来了,有什么资料派个人送过来就可以了。

齐阚笑道:那怎么行,你们审计人员工作真是认真啊,我们这么个小公司还查得面面俱到的啊,什么小事都要搞清楚,特别是小军同志,真是负责啊,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要我们提供资料,细细审查。那我还不得亲自过来交代情况,配合你们审计组工作嘛,提高你们的工作效率,不然你们这么搞得审到什么时候啊?啊哈哈。说着自顾自地伪笑着。

不光是张灵熙,审计组的其他人员也感受到了这齐总话中的讥讽和嘲笑之意,不过小军本人似乎没往心里去,只在一旁等着接收他们送来的资料。倒是紧邻着他的方中新,一位资深的老审计人,先开口为小军打抱不平了:齐总,对你的良苦用心我们真是非常感谢啊,不过你可能还不了解我们审计的性质,我们审计的根本宗旨是时间服从质量,我们想要搞清楚的事情那就一定得搞个水落石出,所以我们什么时候结束就不劳你费心了。至于哪些是小事,哪些是大事,这个你说了可不能算,我们有我们的标准,你可能不大熟悉,隔行如隔山嘛,所以你说的微不足道的小事在我们这说不定是大事呢。谢谢你们这么一大班子人专程过来送资料,把资料留下吧,我们先看看,有什么要请教你们的,再跟你们联系,下次我们需要什么你们确定一个联络人送过来就行了。不用这么劳师动众的。”

张灵熙看着两个人表面和气实则暗流涌动的模样,赶忙急着打圆场:齐总,感谢你们对审计工作的支持和理解,先把资料放这吧,我们先看看,有需要会再向你们请教。下次不用亲自过来,让熟悉的人来就行了。

齐总满脸堆笑地接到:谢谢张组长对我们工作的指导和帮助,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们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证全力配合。那今天我们就不打扰了,各位审计组领导,你们辛苦,我们就先告辞了。

待齐总一行人走后,审计组个个都对他刚才的行为愤愤不平,还半开玩笑地给小军打气,一定要好好查查他,这么嚣张,不然当我们审计是吃干饭的呢!

小军听了,只是笑笑,不再纠缠这个事,拿起他们刚送来的资料,埋头翻阅起来了。


第三章

审计工作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小军似乎遇到了很头疼很棘手的问题,不过他一时还没想好怎么跟组长汇报,那天下班后还在思考着一些问题下一步该怎么办。他站在小区的宣传栏前一边出神,一边等着他的准老婆出去吃饭,看着他如此专注,路人都纷纷侧目,这个宣传栏里有什么这么吸引人啊?凑近一看,原来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爱国标语,路人奇怪地瞥他一眼,就走开了。

“HI,走吧。他们肯定都等急了。”小军受了惊吓似地猛地回头。周敏奇怪:你怎么了?在想心事啊?

小军:恩,最近工作上的事情有些头疼。

周敏:怎么了?工作上能有什么头疼的事情,你们查别人的问题,应该是别人头疼吧。

小军:有些事情拿不准,如果拿准了,怕是一件大事。

周敏:哦,关系到个人的问题?

小军:可能吧。我现在还只是怀疑。还要进一步查证。

两人边聊着边骑车往饭店赶。晚上他们约了两家人一起吃饭,商量办婚礼的事情。

到了饭店停好车,小军牵着女朋友的手,往里走。

“审计领导,你好,你们也到这来吃饭啊?”

小军抬头一看,是那个齐总。正满脸堆笑地和他打招呼。

小军应付地微笑着道:齐总你好。

说完就拉着周敏径直往预定的包间走去。

谁曾想,那个齐总跟上来了。还很热乎地样子:项主任,这是您女朋友吧。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小军无法,只好硬着头皮介绍道:我女朋友周敏,这是我们现在审计的一个公司的齐总。

齐总马上称赞道:项主任,你女朋友真是漂亮啊,你们真是郎才女貌啊!

周敏客气地说了声谢谢,对于一个陌生人这么毫不遮掩的夸赞还是显得有些尴尬。只是跟着小军的步伐一路快走着。

等到了包间,齐总终于没再跟过来,周敏低声对小军说道:这个齐总看起来好奇怪哦,不过人还挺热情的啊。

小军道: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回头我再慢慢跟你说。

两家人吃完饭喊服务员过来结账,服务员说:刚才已经有人结过了。

小军奇怪道:不会啊,没结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服务员说:没错啊,666包间,680元。一位男士结的,刚刚付钱的。

小军心里纳闷:这个齐总想干嘛啊!

等到没事的时候,小军还是忍不住给齐总打了个电话,想把这事问清楚:喂,齐总吧,请问一下那天我们吃饭的账是不是您结的?

齐总回道:那天我正好约了朋友吃饭,结账时看你们还没买单,就一起结了,也没多少钱,就几百块钱的事,您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小军客气道:那怎么行呢。这个钱我要还给你的。

齐总赶忙道:几百块,拿不上桌面的事,你们审计这么辛苦,我们付出这么点算什么。好了,项主任我还有事,就不说了啊。谢谢您对我们公司的指导和检查啊。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定及时给你们解答。好,那我挂了啊。

小军还想说什么,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又是一个星期,审计任务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小军感觉自己掌握的资料差不多了,所以他决定要找个时机跟组长张灵熙汇报一下自己目前的进展和成果。

那天上午,小军在梳理了一下思路后,就向张灵熙汇报了:张科长,我负责的这个公司的审计,现在我发现了一些问题,跟您汇报一下。

组里其他人也和张灵熙一样,停下手头的工作,看向小军,等着他即将说出的内容,因为如果不是什么重大疑难问题,小军不会这么正式地开场白的。

小军继续道:这个公司是我们审计的企业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建筑材料的生产和销售,年销售额近1亿元,主要原材料的采购每年大概5000万元左右,预付账款和到货付款的方式都有,主要供货商大概四家,其中济南一家公司的占比最大,大概2000万元左右,合肥一家公司的占比最小,大概800万元左右。我现在发现的问题不是占比最大的这家公司,而是合肥这家公司。我整理了2014年-2016年这三年他们之间的业务往来情况,其中累计预付账款2500万元,而截止到目前,只有500万元的预付款对方交了货,累计2000万元的预付款一直挂账。另外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是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应该和建筑材料无关,但是每年大概一个季度都要预付他一定账款,而合同签订的到货日期也未约定,什么时候到货完全由对方决定。而和其他三家公司的业务往来,手续都很齐全,到货也很规律,所以感觉很蹊跷,和他们公司一贯的作风不相符。所以,我初步怀疑他们和这家合肥公司之间的往来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而且他们的预付款都是转账至一个个人账户,我之前电话询问过他们,他们称这是那家公司财务负责人的账号,那家公司自己非要要求打到这个账户,他们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为了业务,其他的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想着有合同约定,而且有他们公司提供的说明,所以他们每次就打到这个个人账户了。为了核实他们和这家公司的业务往来的真实性,我还审查了他们的入库单,入库单显示,这家公司提供的材料的确存在。但我总觉得这其中还有一些隐患,一是他们的业务往来历年滚动,但每年都有余额,而且下一年在没有结清的情况下,仍预付其大额款项。如2014年9月预付款800万元,12月尚结余300万,2015年2月又预付其1000万元的款项,二是合同的内容很模糊,不像是正常的业务合作关系,三是到目前为止,历年滚存下来的预付款到现在仍挂账2000万元,四是企业之间往来怎么会将大额款项打入个人账户呢?如果这个个人将此款项挪用,到时这个责任谁来承担呢?对于企业经营来说,现金流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将这么大金额的资金预付给其他人无偿占用,即意味着本企业资金成本的增加,这种决策本身就是非常不合理的,而且这家公司提供的货物并不是市场紧俏商品或是有独特优势产品,需要提前预定的那一类型,所以我认为他们之间的业务往来不是单纯的生意上的合作,有可能隐藏着其他的秘密,但现在还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一点。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你们觉得呢?

老方依然先发言:小军分析得很有道理,公司之间的正常合作,合同内容的约定是非常重要的,是对双方交付货物款项的最有力的约束,也是为后来发生纠纷界定责任的最直接的证据,而他们之间的合同约定很反常,与他们的一贯作风不一致,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疑点,还有就是付了钱不及时提货,这在正常的生意往来中恐怕很少见,几乎没有,企业的资金比命还重要,怎么会无缘无故给别人用,所以我认为接下来重点应是如何去查证这个疑点,我的建议是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入手,第一是要查和合肥这家公司的合作是如何决策的,什么时间开始,什么人通过什么方式作出的决定,是个人决定的还是开会集体研究同意决定的,第二是要去延伸调查接收这个款项的个人账户这三年来的明细情况,第三是去工商登记部门核实合肥这家公司的成立注册信息,看看这家公司负责人是谁,什么时候成立的,看是不是和我们审计的企业人员之间有什么利害关系,从而存在违规的交易情况,或者交易只是个幌子,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审计组其他人员也都表示同意,坐在小军对面,比小军早几年加入审计队伍的夏沫说道:恩,我觉得方老的话非常有道理,小军的疑问是值得去深究的。我记得我去年被借调到纪委办案,就有类似以正常交易伪装而成的违规谋取利益的情况。

张灵熙认真地听着他们的讨论,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过了一会,等大家都发表完意见后,她总结道:就目前小军掌握的资料和信息来看,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说明这两家企业之间的业务往来不是真实的,比如,虽然合肥这家公司发货不及时,但有供货行为,这是已经查实的,说明他们之间开展的业务有一定的可靠性,合同内容的不规范,并不能成为我们确认怀疑的直接证据,只能说明他们在管理方面还存在漏洞,刚才老方说的接下来要做的一系列调查工作,我也认为很有必要,但是我建议采取由近及远的方式,先从他们公司内部开始调查,比如先查阅他们的会议记录,或者再找直接业务人员前来询问,如果到时还是疑点重重,再去外围进一步查证,免得做无用功。你们觉得呢?小军你认为呢?

小军听了同意道:好的。我先调看一下他们的会议记录再说。

离审计预定的实施阶段结束还有三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审计人员都在做着审计结束前最后的冲刺工作,有的已经在整理审计底稿,准备提前将初步审查的结果和被审计单位见面,以便于早点听取他们的反馈意见,及时对问题和数字做出调整。

张灵熙对审计任务也已胸有成竹,最近她心情比较好,所以做起事情来也格外投入用心,没事就问问其他人可需要帮忙的。

那天下班后在一处健身房遇到一位老朋友,张灵熙健身的举动让那位朋友有点意外,从没听说她爱运动,更别说来健身房了。老朋友就调侃:怎么,现在审计干部流行来健身房健身了?张灵熙羞涩地道:现在审计队伍还不是清贫的很,组织来健身房,那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这是我儿子刚找到工作,单位就发了一张这个健身房的卡,他工作忙没时间来,又规定了使用期限,想着不用浪费了也可惜,所以就来学年轻人赶时髦健健身,说实话,我现在也该运动运动了,你看这一身的肉都松了。那位朋友马上祝贺道:哦,这是大喜事啊,公子在哪高就,一上班就发健身卡,福利很好啊。这位朋友知道张灵熙最头疼的就是这个儿子就业的事,毕业两年了,中间也找了几份工作,但都没干多长时间,最近又在家歇业半年了。张灵熙谦虚地说:哪什么高就啊,你还不知道啊,他能一个工作坚持干下去我就心满意足了,也不求他挣多少钱。好了,不说了,我赶时间去健身了。回头再聊啊。


第四章

一个星期后,张灵熙开始布置审计实施收尾的任务了,督促每个人要将手头上的任务梳理梳理,已确定了哪些问题,资料是否收集完整,后期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进一步跟进,或者需要外部延伸调查的,都一个一个地说出来,审计组先集体讨论一下再作打算。

轮到小军汇报情况了,张灵熙也特别关注之前那个下属企业的事,特别叮嘱他:那个下属企业的延伸调查工作基本也都完成了,之前你也跟大家通过气,就我的经验来看,应该问题不大,可能就是一个什么关系户,争取点业务,在手续上马虎了一些。

小军接道:之前的调查结果好像和张科长的判断没什么出入,比如这家合肥公司的经营范围,注册信息都没什么疑点,但是我昨天将从合肥公司拿回来的近三年的出货单和这个企业的到货单进行了核对,发现有很大出入,合肥公司的出货量只有这个企业到货量的四分之一左右,所以我现在怀疑齐总这个企业的货物入库资料有造假的可能。

张灵熙思索道:入库资料造假,这就不是一个人能做得了的事情了。统计人员和入库验收人员都必须要串通好才能蒙混过关。有没有可能合肥公司出货量统计有疏漏,导致他们之间的数据有出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现在有些企业特别是私营企业,内部管理存在很大漏洞,而且也许他们为了规避税务机关检查,有意人为减少账面上出货量。这是有很大可能性的。

老方接口道:张科长分析的很有道理,但小军提出的疑问也是客观存在的,我看接下来两个星期还是要好好的核实一下才能放心,不然带着这么大个漏洞回去,心里不踏实啊。要不这两个星期,我和小军一起来核实这个事,我手头上的事情基本上完成了。我觉得主要的还是要找他们公司的有关人员来问下,比如仓库验收员和统计人员。

小军点头道:恩,好的,那就谢谢方老了。我马上来联系,让他们一个一个来下。

首先找来的是仓库验收员,一位叫方以来的中年女人,她到的时候都接近下午5点钟了,一进屋就说找项主任,小军应了声,拉了把椅子,让她坐在自己旁边,看着中年女人一脸憨厚的模样,小军突然觉得自己是否真的多虑了,还没开始谈话,小军的底气就泄了一半,那女人也许是急匆匆赶来的,由于身子肥胖,刚一坐定就粗声粗气语无伦次地道:哟,项主任这么年轻啊,才工作吧。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岗位走不开啊,进货出货的没得停,齐总跟我说,审计领导找谈话,让我再忙也必须抽个时间过来,我还吓了一跳,他安慰我让我有什么说什么就行了。项主任,你们找我到底什么事啊?说完一脸疑惑急迫地盯着小军看,仿佛有千万件重要的事在等着她处理。

老方在一旁接话道:方会计,你先别急,来,先喝点水缓缓,怎么你还有急事要处理啊?方以来答道:哎好,谢谢啊,急事没有,就是没被人叫谈话过,有点紧张。老方继续道:我们今天找你来,主要是了解一下你们仓库管理的事情。都是和你平时工作有紧密联系的事,你照实说就行了。

方以来连忙应道:恩,好好好的。你们问吧。

老方先向她了解了仓库管理的流程,进货出货都要履行哪些手续,和预想的基本一致,进货由她和采购人员一起验货清点数目,然后填写入库单共同签字,出货就由她根据生产部门人员提供的领料单提取材料交给领料人。每个季度盘存一次,对材料的实有数量以及进货出货数据进行核对清查。

如方会计所说,他们公司进货出货似乎都是有很严格的手续,各个环节也基本控制得很好,不论进货出货都必须两个人签字认可,季度盘存,年终盘存都有资料。小军心想,也许真的是他多虑了,从这个公司本身管理看,到货量似乎不会有造假的空间,而且通过和方会计的接触,她也不像心里有鬼,遮遮掩掩的人。小军虽然有些失落,但同时也觉得轻松了,毕竟,审计也不希望被审计单位的人因为涉嫌犯罪而被采取措施,有疑点要核实清楚是审计职责所在,但也千万别陷入先入为主的思想,主观上给谁带上枷锁,这也有失审计的客观公允。

方会计非常熟练地介绍和解释完自己的工作流程和内容之后,见小军他们没有再追问什么,就憨笑着问道:审计领导,没有什么要问的了吧,我可以走了吧。

小军正在被自己的思绪所缠绕,总觉得有什么还是说服不了他,所以他下意识地就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疑问向方会计吐露出来:请问合肥那家供货商你熟悉吗?他们供货及不及时,质量怎么样?

方会计听了连忙摆手道:供货商是谁我们可不知道,这都是公司老板管的事,我只管核对货到没到,到的数量对不对?所以这个我没法告诉你们,我不知道的事我也不能瞎说啊。

小军继续追问:你们核实进货时,不是按照进货单核对的吗?进货单上不就会有供货商的名字吗?

方会计听了解释道:是的,原来我们是按进货单核实的,后来就是最近几年吧,公司财务说进货单他们要记账,所以就没有再给我们了,他们就提供给我们每一批进货数量,我们核对数量就行了。

小军听了方会计的回答,才恍然大悟,问题不是出在仓库管理进货出货上,而是出在财务会计的账务核算上,但之前出货单和进货单已经核对过,的确是不符,但这还不能完全确定他们之间是谁在造假,又或只是业务需要,并无虚假?

一时,小军陷入了谜团,就像走入了地下迷宫,明知有出口,却辩不清方向找寻不见。

小军直觉想还是得从原始单据入手,第一手的资料往往最接近真相,于是,在脑海里回旋着他们如何谈判,交易,发货,填写单据,如何入库等一系列流程,如果造假,中间一定会有更加明显的漏洞。

这时,老方思忖道:小军,要不你再从总量上看看,比如将这家公司财务凭证后面的进货单和刚才方会计所说的财务给他们的进货数量核对一下,方会计手上应该是最真实最完整的进货数量,如果财务造假,那两者之间肯定有出入,你觉得呢?

小军听了茅塞顿开,是啊,如果进货量造假,那和仓库的入货数量一定不会完全相符,之前都着眼于他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往来,竟忘了先从源头核实。于是,赶紧拨通了已经离开审计组的方会计的电话,告诉她让她明天一早就将近三年的仓库入货数据和原始单据提交到审计组。


第五章

第二天,等了一上午,也没见着方会计人影,打电话给她,也是她同事帮她接的,只说她正在忙,有事明天再找她。  

春天的雨就像女人的眼泪,说下就下,不用理由,无需酝酿。晚上和女朋友周敏逛完商场准备在迷蒙的路灯伴随下漫步回家,谁知还没出商场门几步路,只觉头上脸上有水滴亲吻的感觉,再抬头看天,成片的雨滴便毫不商量地落入嘴里眼里,正欲退回商场躲躲雨,这时电话响了,一看是齐总,小军本不想在休息的时候接工作电话,因为上班时压力很大了,下了班就想放松放松,但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和突如其来的春雨一样,打乱了他们生活本来的状态。

按下接听键,就听见那头传来急迫却又不失殷勤的声音:项主任,您在家吗?刚有个朋友给我送了两床羽绒被,听说您马上要结婚了,我现在给您送过去?

小军听齐总如此热情一时没回过神来,反应过来连忙拒绝:哦,齐总客气了,我东西都备齐了,不用您费心了。谢谢啊!就急忙想挂电话。

那头齐总却没有要挂断的意思,紧跟着问:项主任,您现在哪儿,我这就过去,我当面祝贺您!

小军连忙回道:我在外面有事,回头再说吧。也不管齐总还有没有话,先掐断电话再说。

将电话塞进衣兜,和周敏回头往商场走,电话铃声又响,拿出一看,还是齐总,小军他们忙着躲雨,心想应该还是刚才那事,总之肯定是不会接受他的好意的,干脆就让铃声一直想着,不去理他,他自然也就明白了。

到了商场闲逛,电话自顾自地一直响个不停,一看是齐总的,小军直接将电话设置成静音,接了还是拒绝,还不如不接,心想如果工作上有什么事,他自然会在审计组找到他,又何必动这周章。

看似温柔随和的春雨姐姐,不知是谁惹怒了它,片刻功夫,竟叫来雷公叔叔和闪电爷爷,轰隆隆,咔嚓嚓,雷声,雨声,电光,刷刷齐上阵,吓得路人一个个缩头缩脑,往屋檐下,商场里躲。

在小军他们这,除了电闪雷鸣和大雨滂沱,还有齐总的电话声,四声交汇,好不热闹。小军倒也沉得住气,还好有商场高高的屋檐遮挡,想你雷电风雨再猛烈,再不讲理,躲过这阵就好。

真是春天的雷雨真如孩童的哭闹,来得快,去得也快,像倒灌的河水般的春雨姐姐,在雷公叔叔和闪电爷爷的助阵发威下,对世人一通噼里啪啦的吼叫撕喊后,气也除了,怒也消了,渐渐又归于平静了。

齐总在拨了十几通无法接通的电话后,也实在坚持不住了,小军的电话铃声和春雨姐姐的怒气一样,也消停了,安静了。

等了一两天,也不见方会计送资料过来,小军等不及了,一来审计时间有限,二来时间一拉长,也给被审计单位有了充裕的时间,对资料做手脚,于是,小军向张组长汇报要实地去这家公司看看,自己去取资料。老方在一边附和可以陪小军一块去。

到了这家公司,方会计并不在仓库验货处,询问其他人员,他们都说不知道方会计去哪了,问他们财务负责人审计需要的入库资料,他们一概称这些都是方会计保管的,其他人都不知道。

老方和小军回到审计组,直接就向张组长汇报了决定将之前确定的线索移交纪检部门的想法,因为在路上他们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审计所取得的证据足以证明这家公司的财务核算存在失真、两家公司存在虚假交易的可能,现在他们拒绝提供资料,恰恰印证了他们的猜测和疑惑。

张灵熙听了汇报后,久久未发表意见,审计组其他成员却在讨论得热火朝天,基本意见比较一致,都说这必须得移送,不然这审计风险也太大了,这被审计单位真的是牛啊,明显的资料竟然敢不提供,审计的手段还是得增强啊。。。

就在大家都讨论完了,都在和小军探讨具体的移送处理书该怎么写的时候了,张灵熙说话了:嗯,我同意大家的意见,小军你整理下资料,梳理一下线索,起草一个移送处理书,今天下午正好局里要开党风廉政教育会,我们回去把这事跟分管领导汇报下。

党风廉政教育会,几乎每个月都要开,有时是局领导给大家上课,有时请专家来培训,有时放警示片,往常的账灵熙一来到会场,和其他同事一样,也是和同坐的同事们一起就开会内容或警示片里的落马人物评头论足,叹息声不断,但今天的会场,熟悉的同事,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类型警示片,张灵熙的心绪却不熟悉,似乎觉得他们都在说自己,又或是她会即将成为警示片里的一员,想想不觉后背发凉,心惊胆战,恨不能及早散会,躲到无人角落,隐藏起自己的紧张和恐惧。

项目如期结束,移送处理书也顺利递到纪检人员的手中,就在这中间的一天晚上,张灵熙将自己在单位打印的关于儿子辞职的申请书和一张健身卡递到了正在玩游戏的儿子面前。。。

那晚过后,她的内心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依然早早地轻快地骑上她御用多年的自行车,迎着和风细雨,从容地穿梭在如织的人流中。